上海分校

地址:杨浦区翔殷路1088号凯迪金融大厦7楼电话:021-33621401

地址:徐汇区中山西路2025号永升大厦421室 电话:021-64810670

地址:松江区文汇路955号522室(文汇新天地)电话:021-57759018

地址:嘉定区城中路149号三楼电话:021-39947335

地址:奉贤区海泉路511号电话:021-57502596

地址:崇明区东门路557号党校宿舍楼410室电话:18017950481

地址:杨浦区翔殷路1088号凯迪金融大厦7楼电话:021-33621401

面授培训网校图书| 直播问答论坛砖题库师资| 招考报考职位库试题真题|微信QQ群微博微社区

您当前位置:公务员考试网 > 上海公务员考试网 > 上海公务员考试 > 备考技巧 > 时事政治 > 2015年上海招警学员考试申论热点:伪科学让“朋友圈”很受伤

2015年上海招警学员考试申论热点:伪科学让“朋友圈”很受伤

2015-04-09 11:37 21世纪人才网 http://sh.huatu.com/ 文章来源:未知

上海招警学员考试网提供2015年上海招警学员考试时间,招警学员考试公告,招警学员考试大纲,招警学员考试辅导课程

  日前,在中山大学举行的“辟谣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食品健康类谣言成为转发量最高的谣言。戳破朋友圈的“伪科学”,管理部门、新媒体和用户需合力。

  微信谣言主要集中在食品安全、人身安全、疾病三类,这类文章往往带有“致癌”“有毒”“身亡”等词汇,喜欢用“100%”“第一”等夸大性词语

  这样的现象并非个例。记者的微信朋友圈中便不乏分享健康文章的达人,颈椎病、减肥、美容,越是常见的健康问题,相关文章越多。不少文章宣称,天天坚持某项运动或者吃某种食物,能够根治某种疾病;还有各种用常识做“幌子”的科普贴,比如接听电话用左耳更安全、晚上不宜洗澡;一些文章最后还推出某种保健品,称集纳了某些食物的精华,效果更佳。

  “这种现象要区别来看。”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王云亭将朋友圈的养生“伪科学”归为两类,“一类是善意转发的善意文章,不以欺骗为目的,但因为缺乏科学支撑,缺乏对适用人群的定位,而成为‘伪科学’;另一类是存有营销等商业目的的‘伪科学’传播”。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干部保健科科长朱振东持相同观点,“有些文章不无道理,比如减肥有助于预防糖尿病。但是很多文章却过分强调只要坚持吃什么东西或者做什么运动、按摩某些穴位,便可以减肥从而根治糖尿病,其中往往都有潜在的营销行为。” “基本上推荐医疗保健产品的文章都有营销目的。”朱振东说。

  记者采访的一位老年朋友,曾听信朋友圈文章,通过生吃茄子来刮脂排油。这篇文章来自一位自称养生专家的著作。“明显没有科学依据的做法对老人影响非常大。”朱振东说,“更有甚者,少数文章将目光投向了某些绝症病人。像肺癌晚期的患者,从医学上来说通常会选择常规治疗方式。但有的营销帖却宣称可以通过吃某种药物或者接受某种治疗根治,正规医生肯定不会写出这种昧良心的文章。”

  由于健康谣言传播广泛,部分转帖反复出现,不少读者深信不疑,危害很大。

  造谣传谣者背后往往有商业利益,不少公众号通过造谣文章博取点击出售广告,甚至直接推销产品

  “微信朋友圈里医疗健康帖增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众健康意识的提高。只有有了健康意识,公众才会主动去获取健康知识,掌握了健康知识才有可能带来行为上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微信朋友圈中分享医疗健康文章不是坏事,但是对阻断错误健康知识的传播提出了新的要求。”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冠生说。

  “造谣者往往利用公众恐惧死亡、疾病的心理来制造噱头,传播错误健康知识。”中山大学互联网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志安教授指出,“实际上,造谣传谣者背后往往有着很强的商业利益驱使,不少公众号通过造谣文章博取点击率出售广告,甚至直接推销产品。”

  相比造谣者“干劲”十足,辟谣者却明显缺少动力。马冠生告诉记者,由于每天的诊疗任务繁重,还有科研论文需要撰写,大多数医学专家并没有时间进行科普文章的写作。

  “科普文章尽管有可能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但并没有纳入学术业绩考核体系,不会因此在业内获得更高的声誉,进行职称评定时也不会作为一项指标。一条阅读上百万的微信不会比一篇引用量仅仅几十的权威期刊论文管用。”王云亭告诉记者,有些谣言要证伪需要科学实验作为支撑,比如传播甚广的骨头汤补钙,但这样的基础性实验并不会纳入科研考核,科研人员从事这项工作也缺少动力。

  实际上,辟谣文章除了数量较少,质量也不容乐观。“科普文章写作不仅需要专业知识,还需要一定的表达技巧,既懂医学又有很好文学素养的人相对较少。”张志安说。

  “不少健康文章采取真假混杂、以偏概全或者不断推论的方式,即便是专业机构想要验证其是否科学也并不容易。”马冠生说。

  在张志安看来,现在公众虽然关注健康,但是健康知识还比较有限,客观上影响了公众对谣言的判断,公众的传媒素养还有待提高。

  由于微信用户众多,各种新的“伪科学”帖层出不穷,鉴别成本很高。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即便认定为谣言,常常仅仅是删稿了事,造谣传谣者的违规成本却非常低。“相比政治、时政谣言,健康类谣言的社会危害不是那么直接,法律上很难给予严厉制裁。”张志安说。

  社会公众对谣言的及时举报,是微信谣言样本数据库建立的基础。据张志安介绍,如今微信每天收到用户发起的谣言举报已有3万次,谣言样本库积累的种子量达到30万个,日均谣言拦截量达到210万次。

  “目前微信平台方也在逐步建立谣言数据库,这有助于平台方快速核实、及时处理谣言,从而降低健康谣言在整个平台层面的传播。”张志安介绍,随着微信谣言数据库的不断充实,谣言删选、处理也将会提速。

  易观智库分析师李欣然建议,政府在对微信的监管方面,应做好微信公众账号的备案,对微信自媒体的言论以及传播内容进行监督,在出现违规行为时可以及时处理,从而推动自媒体平台的健康发展;另一方面也要制定相应的规范措施,建立处罚机制、提高违规成本,使各微信公众账号自觉杜绝谣言的传播。



更多2016上海公务员课程:上海公务员考试网

(编辑:上海华图)

今日直播

1356289人正在这里听课换一批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090387号
首页 APP下载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14 华图教育版权所有